当前位置:首页 >  产经新闻

重庆:内陆变前沿开放起高地

发布时间:2020-01-02

 

 

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酉沿高速(重庆酉阳至贵州沿河)铜鼓大桥。
  人民视觉

 

 

果园港港区。
  本报记者 刘新吾摄

 

 

中欧班列(重庆)从沙坪坝团结村中心站驶出。
  人民视觉

 


  不沿边、不靠海,重庆人有闯的勇气,更有创的智慧:建起一座果园港,集聚西部多地货物,通江达海,多式联运;开通中欧班列(重庆)联通欧亚,一条陆海新通道从纸上变为现实,盼了20多年的西部出海便捷通道梦想成真;北上,经满洲里出境到达莫斯科,“渝满俄”班列实现固定发车。重庆已形成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开放大通道格局,正在推进共建“一带一路”中发挥带动作用。  地处内陆,但重庆开放历史悠久,很早就成为对外开埠的内陆通商口岸,改革开放后,重庆又成为内陆最早开放的城市之一。

果园港——

“公铁水”构建联运网

本报记者 蒋云龙 刘新吾

虽深居西部内陆,重庆开放的步伐却越走越快,以至于有的规划一度都跟不上了。重庆两江新区果园港,就经历了7次调规。当年起步时,果园港仅有2个泊位散杂货码头,现在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内河水、铁、公联运枢纽港。

定位在变,果园港的能力也在变。去年,果园港吞吐量增长到近1600万吨,而5年前才不过350万吨。果园港的铁水联运网络,已覆盖云南、贵州、四川、陕西、甘肃、新疆等地。长江黄金水道、中欧班列、陆海新通道在这里无缝连接。身处内陆的重庆果园港,正在成为“世界中转站”。

“多式联运”是果园港的招牌。欧洲的汽车、奶粉乘着中欧班列抵达果园港,沿着长江顺流而下。东南亚的服装、皮鞋从陆海新通道运回重庆,再转运上海或者欧洲。预计到明年,果园港多式联运的比例将从目前的20%提升至50%。

多式联运,让越来越多的企业尝到了甜头。“值!省下太多运费了。”陕西钢铁集团营销管理部副部长杨华斌连连点赞:“在钢铁行业,物流费是大开支。通过果园港铁水联运,一吨料节约40元,一年下来运费能省上亿元。”为此,杨华斌被派到果园港安营扎寨,现场办公。

7月5日下午,甘肃陇南一批重晶石矿粉通过公路运至四川广元港,经嘉陵江水运抵果园港,在这里“散改集”换装集装箱,沿长江运往下游。“以前只能选公路和铁路,现在这批货物的物流成本能降四成。”民生物流公司项目经理邓波说。

集港口、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结算中心、商品车物流中心为一体,果园港正迈向现代国际化大港。

果园港发展之快,员工熊先伟深有体会。2015年他刚来时,港口还只有两台长桥,现在已经有5台,还新购了翻车机等多种智能设备。尽管有智能设备,不过业务越来越多,装卸量大增,港口还是人手紧。熊先伟调入铁路运行部后,部门人数已从30多人发展到现在的90多人。

重庆保税港区——

家门口就能“购全球”

本报记者 刘新吾

在重庆两江新区,有座保税商品展示交易中心,号称重庆的“世界之窗”。近5万平方米的主体场馆里,4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4万种进口商品琳琅满目:俄罗斯的小零食、韩国的美妆护肤品、意大利的美酒、德国的汽车用品……

走上3楼一家俄罗斯特色商品馆,100多平方米的铺子摆得满满当当。老板刘晓敏说:“我在2楼刚盘下800平方米,准备卖中亚5国的土特产。”

“现在的孩子无法理解,怎么会有钱买不到想要的东西?”刘晓敏说。但她小时候,经历过一段物资匮乏的年代。“比如彩电,一开始得托关系才买得到。”刘晓敏回忆说,直到1991年,重庆朝天门综合交易市场正式开业,商品交易辐射大西南。小小朝天门,一天里20万人进进出出。

日用百货不缺,但也不精。这是刘晓敏对故乡最后的印象。随后,她出国到俄罗斯做外贸,一走就是20年。

“前几年想回家了,但回去怎么生存呢?我就想,能不能把俄罗斯的特产带回来卖。”刘晓敏说。2017年6月,刘晓敏购的俄罗斯货品打包装箱,乘中欧班列南下,运抵几千公里外的重庆保税商品展示交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