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投资焦点

国务院开年连开三会,原来都是为了它……

发布时间:2019-11-27

 

之所以高频就去产能作出部署,源于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产能过剩所蕴含的风险也随之提升。

以钢铁为例,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透露,2015年,中国钢材消费量出现自1995年以来的首次下降,加之粗钢产量也在20年来首次下滑,中国钢铁行业出现“重大转折”。中国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也强调,未来无论钢材需求量还是粗钢产量都将持续“往下走”,中国钢铁业将进入“减量发展”阶段。  

“减量发展不是一个简单的去产能,而是产量一定要下来。”李新创强调,由于产能严重过剩,目前中国钢材价格持续走低。“现在的煤、电、职工工资是1994年的多少倍?但是钢材价格指数却比1994年还低30个点”,钢材价格不断下跌,带来钢铁行业的全面亏损。

2015年1至10月份,中国大中型钢铁企业主业亏损720亿元人民币。“这样巨额亏损能持续多长时间?”李新创说,行业亏损如此严重,还继续维持过高的产量一定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李新创指出,目前很多企业环保不达标生产是导致中国多地环境问题严重的重要原因。对于钢铁企业来说,环保达标比不达标生产,每吨钢材成本多出100多元钱。不达标企业继续生产,低价竞争可能会导致“劣币逐良币”的局面,环保达标企业的钢材价格反而没有竞争力。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屈秀丽告诉“国是星期三”,市场预计中国目前的粗钢年产能在12亿吨左右,实现压减1至1.5亿吨产能的目标不可谓不难。

她认为:“决策层下了这么大的决心,后续也会有配套政策出台,淘汰落后产能的速度肯定会加快。”不过,钢铁行业产业链长、投资大、配套多,化解过剩产能将会经历一个痛苦的周期,而且这个去产能的周期“不会太短”。

2015年中国粗钢产量约8.04亿吨,同比下降2.3%,30余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业内人士指出,产量的绝对下降反映出产能过剩的影响已经从需求侧反传回供给端,这也意味着去产能已是“箭在弦上”了。

事实上,除了钢铁外,去年其他过剩行业的产品产量也出现明显下滑。2015年中国水泥产量同比下降4.9%、焦炭产量同比下降6.5%、平板玻璃产量同比下降8.6%。市场的倒逼效应已经开始逐步显现。

“现在产能过剩是诸多矛盾的重中之重。”李新创对“国是星期三”说,以钢铁业为例,2015年钢铁行业主业亏损上千亿元人民币,这不仅对钢铁一个行业带来很大的影响,也对上下游行业形成冲击,可能带来连锁反应。这也不难理解决策层近期为何密集谈及化解产能过剩的问题。

除了行业本身的问题,挤压过剩产能还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就是就业。以钢铁业为例,大型钢铁企业的员工人数大都在10万人以上,一些小钢厂也有2000-3000人,企业一旦破产重组,大量的人员安置将成为一个巨大的难题。

李新创指出,此前钢铁业淘汰的近1亿吨产能带来了30-40万职工的安置问题。现在中央提出的1-1.5亿吨粗钢产能的压减预计还会出现几十万职工需要安置,非常需要政府的托底”。

在这种情况下,2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内容也用了过半的篇幅强调职工安置问题。例如:会议提出,“发内功”,采取灵活工时、培训转岗等发挥内部安置潜力。支持创业平台建设和职工自主创业,将国家返乡创业试点范围扩大到矿区,鼓励职工就地就近创业就业等。

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李雪松也告诉“国是星期三”,去产能实际上与去杠杆问题是相连的,企业的不良资产处理不好,容易成为坏账,进而将风险传递到银行业。但如果这个问题处理好了,可以改善中国当前工业领域的通缩现象,缓解持续四年的工业产品价格下跌。